蹴球运动的前世与今生 (马玉琢 杨佐琪)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6日

蹴球运动的前世与今生        马玉琢  杨佐琪       自1999年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以来,有一项竞赛项目特别吸引观众广泛的关注——比赛时只需要4个小石球,一块不大的场地,就可以进行单人、双人、团体赛等多种形式的竞赛,这个项目就是蹴球。     蹴球原称踢石球,是我国一项古老而又年轻的民族传统体育运动项目。     说它古老,是因为它有着悠久的的历史,在西安半坡文化遗址中,就曾发掘出供游戏用的石球。在商代的甲骨文中,就有踢石球祈雨的记载。在春秋战国至汉代,蹴鞠活动非常普遍。“蹴鞠”一词最早见于《史记·苏秦列传》,苏秦游说齐宣王,形容临苗的情况时说:“临苗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蹋鞠者。”蹴鞠在古代又称蹋鞠、蹴圆、踢圆等。蹴,就是用脚踢,鞠,即是皮制的球。当时的蹴鞠有二十五法,踢石球是其中的一法。     经过历代千百年的经验积累,逐渐发展为具有竞技性质的运动项目——蹴球。唐宋时期蹴球运动在民间得到普及和发展,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洛桥寒食》一诗中说:“蹴球尘不起,泼火雨新晴”。金元时期蹴球流行于黄河流域,北京一带最为盛行。明朝刘侗、于奕正在《帝京景物记》一书中,已经有当时蹴球运动的详细记载。汤显祖在《送臧晋叔谪归湖上》一诗中也提到蹴球:“深灯夜雨宜残局,浅草春风姿蹴球”。     在满族先世聚居的东北地区,人们聚在一起进行“赶石弹”游戏,这种游戏的方法是:先用脚尖踩住球,然后用力向前踹,以击中对方为胜。当时名为“踢石球”实际上是踹石球而不是踢石球,与今天的蹴球动作接近。清初,随着八旗入关,也把蹴球游戏带到北京和八旗驻防区。特别是八旗军营中,长期流行这一能够增强官兵体力,培养吃苦耐劳品质,提高战术技术的运动,并很早就纳入军事训练内容。在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和曹雪芹的《红楼梦》中,对当时蹴球运动的情况都有详细的描述。     说它年轻,是因为到了近代,随着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球类项目相继传入我国,蹴球等传统民族体育项目的活动受到严重冲击,以至到了濒临消亡的地步。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经过北京市民族体育运动协会的挖掘整理,已经形成比较完善的蹴球规则。为了适合现代竞赛的要求,在不断积累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蹴球的竞赛规则多次进行修改完善,形成了更加规范化、科学化的竞赛规则。蹴球的挖掘整理成功,为新形势下的全民运动作出了新的贡献。     根据北京市民委和北京市体委联合提出的申请要求,把蹴球列入1999年将在北京举行的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竞赛项目。自从第六届全国民族运动会首次设为竞赛项目后,蹴球很快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迅速开展起来。到2007年第八届全国民族运动会已经有24个省、市、区代表队参加蹴球比赛,是参赛队最多的项目,成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的一个热门运动。     蹴球竞赛的场地规格为边长10米的正方形,分两队进行竞赛,每队两名运动员、两只球,分红蓝两种颜色。甲队的队员和球编为1号、3号,球为红色;乙队编为2号、4号,球为蓝色。竞赛按照1、2、3、4号运动员的顺序轮流蹴球。竞赛规则是:运动员脚掌触球,脚跟发力,将球踹出,击中对方的球得1—2分,把对方的球击出场外,得4分,先积满50分为胜。两局之间休息3分钟,三局两胜为胜出。     蹴球运动器材设置简便,场地面积较小,易于开展活动;技术容易掌握,动作轻松优雅,娱乐趣味性强;体力要求不高,男女老幼皆宜,容易进行普及。然而,蹴球运动对于运动员的平衡、支撑、协调等都有较高的要求。比赛中,场上情况瞬息万变,运动员不仅比技术、比战术、比体力,更是比意志、比胆略、比智慧,高水平的蹴球比赛往往能打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战术和结果。无论是参赛还是观看,都会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因此深受各族群众的欢迎。

附图01

附图02

附图03

附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