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2日

满族民间舞蹈 《猴打棒》 陈晓华     在长城北侧崇山峻岭之中的青龙满族自治县,盛开着一朵热烈、粗犷、豪放、能使人振奋向上的文艺奇葩,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     《猴打棒》流传于青龙满族自治县西南部长城沿线满族聚居的乡村,三拨子、凉水河、白家店、肖营子等乡镇尤为盛行,是当地满族《地秧歌》中的一档。     《猴打棒》这一表演形式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据三拨子满族老艺人马景山(1912年生)讲:康熙年间,满族正兰旗皇粮庄头马祥,为第三拨奉旨出口“跑马占圈”迁居此地。当时这一带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土地贫瘠,以猎为生。人们出入深山老林,常被狼虫虎豹伤害。为保人丁平安,平时人们进山手持木棒、口喊“山令”,边走边敲,谓之“敲山震虎”。夜晚人们在院中,村边用木棒击打,使野兽闻之远避。逢年过节,,人们在自家炕上,放一桌子,桌上备有供品、喜钱、点燃香火。找两个青年壮汉,穿着黄布缝制的衣服,装扮成神话故事中的“孙悟空”,手持两根尺半长短带刺的花椒木棒(相传黄布、花椒木是驱邪之物),在屋里四角串蹦跳跃。手中木棒猛敲猛打,边敲打边喊“呼突依巴嘎干”(满语降妖驱邪)。敲打完毕,从窗口跳出,以示降服了                           1     妖魔鬼怪,保佑人丁四季平安。由此这一活动形式得名《猴打棒》。     同治五年(公元1867年);马景山的爷爷马长春(外号马猴王)为会头,创办花会“地秧歌”(每年正月初三活动至十五),将《猴打棒》纳入会中。花会分为十档,《猴打棒》列为十档之首,并归定花会中没有《猴打棒》不成之为会。从而,过去专以降妖驱邪为活动形式的《猴打棒》,逐渐形成满族《地秧歌》中不可缺少的一种具有固定表演程式和特定脸谱、着装的民间艺术形式。     《猴打棒》作为地秧歌中的一档,在他原有形式的基础上,逐渐增强了艺术性。表演人数由二人,增至六人、八人。服饰:头戴黄色软罗帽、顶额一英雄针,右耳前插英雄球。身穿黄豹衣豹裤,腰围虎皮裙,肩披黄云肩。脸谱倒栽桃侯脸。道具木棒两根均长45厘米,直径3.5厘米的硬质花椒木或声响较大的桑木。     表演时,随着唢呐和打击乐的伴奏,双手木棒互相击打,铿锵有力、节奏明快,木棒打法灵活多变。分:一击头、二击头、三击头、四击头、单转花、云手花等。表演步伐矫健、舞姿舒展粗犷、起伏跳跃灵敏。蹲步稳重、点步轻盈。常用步法:小碎步、弓箭步、蹲裆步、猫跳步、转跳步、十字步等。 2    《猴打棒》随同地秧歌一起活动,但另具风格特色。秧歌队踩街,它前面打棒开路,秧歌队打场,他群体下场表演。秧歌队一个场子打完,他马上尾其随后,齐声“哈!哈!”叫喊。木棒随喊声节奏击打,一切乐器停止,名曰“摆队叫棒”,以此来烘托整个秧歌队的表演气氛。     一直“藏”在民间的《猴打棒》在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引起了青龙文化部门的关注,几位土生土长的老艺人,如:王柏林、王占合、陈秀林、马文来、王春青、王玉来等。在县文化馆的组织下参加了承德地区民间花会的调演,这是《猴打棒》首次走出大山,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向他人展示。上个世纪80年代初,青龙文化部门工作人员深入三拨子等地《猴打棒》盛行的乡村,开展了大量的挖掘整理工作。原青龙满族自治县文化馆馆长陈晓华同志亲自与老艺人座谈,搜集、整理有关《猴打棒》资料,学习《猴打棒》的形体动作及打棒技艺。那时因为条件有限,无法为老艺人的表演拍照,特请了画师赵怀新同志将原汁原味的《猴打棒》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画下来,又用录音机录下表演使用的音乐,这样艰难地积累下大量珍贵的资料。后来,他们又请来舞蹈专家和县文化部门工作人员一起,对《猴打棒》进一步挖掘整理。再保留它古朴无华艺术风格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创新,于1993年设计,编排了有64个演员表演的 3     群体舞蹈《猴打棒》,并参加了秦皇岛市首届民间花会汇演,后又到万博城为全国群众文化工作现场会演出。独特的表演,宏大的场面,磅礡的气势,赢得各级领导的好评。         1994年,又将这一古老的民间广场艺术搬上了舞台。舞台上的《猴打棒》更加绚丽多姿、光彩夺目。他那粗犷健美的形体表演,独具风格的打棒技巧,与唢呐、打击乐的伴奏浑为一体、热烈、欢腾、明快、优美、称得上是满族民间艺术的奇葩。     1994年在秦皇岛市音乐舞蹈大赛中,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荣获创作、表演一等奖。     1995年在河北省少数民族音乐舞蹈调演中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荣获创作、表演一等奖。     1998年在河北省全民体育健身艺术展演中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荣获优秀表演奖。     2003年参在加秦皇岛市“碧海云天杯”文艺汇演中,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荣获创作、表演一等奖。     2007年在参加秦皇岛市花会展演中,有一百多人参加的群体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荣获一等奖。     2008年一百多人参加的群体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又参了北京奥运会秦皇岛站火炬接力仪式的表演。     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不在是民间自娱自乐的活动了,她已登上大雅之堂。得到专家学者和广大观众的高度任可。 4     并被河北省人民政府列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猴打棒》之所以被列为河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是因为它作为青龙满族人民自编自演的民间舞蹈,蕴含了丰富和深厚的地方文化内涵,是探索研究满足人民生活情景的珍贵文化史料,是民族、民间舞蹈表演艺术的一朵奇葩,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同时,它是广大群众普遍喜爱的一项民族、民间舞蹈艺术,具有很强的群众性。通过普及《猴打棒》艺术活动,可以愉悦广大群众身心健康,不断提高群众文化生活水平。     《猴打棒》虽说以登上了大雅之堂,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但是,《猴打棒》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却在传承中面临“青黄不接”的境地。如今,青龙善舞《猴大棒》的老艺人中,已有多位先后辞世,一些在世的老艺人,也因年长无法起舞,目前的主力也大都年过半百。在三拨子等乡镇,虽然很多少年儿童在环境的熏陶下学习了《猴打棒》,但因为    《猴打棒》需要表演者具有强健的体魄和娴熟的打棒技巧,二三十岁的青壮年才是最佳的表演者。而恰恰在这个群体中有很多人对传统艺术失去兴趣,或者因为外出打工等其他原因,放弃了《猴打棒》的学习和表演,使《猴打棒》出现了“断代”的现象。     为使《猴打棒》这一民间艺术瑰宝得到传承、发展,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加大投入 ,培养新人,让《猴打棒》这支满族民间艺术之花,开得更加璀璨、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