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笔的故事

作者:郎跃深 来源:《青龙河》杂志2018年第1期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0日

很久以前,也说不上是啥朝代的事儿了。话说有这么一个地方,有一户世代书香门第家道殷实的秀才家,多少代了都是兴兴旺旺的,但到了他这一代就彻底衰败了,他也就成了一个破落秀才,常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粮囤子里时常没有隔夜粮,穿得也是破衣啰嗦的。俗话说:“穿得十日破,挨不得十日饿。”最后落魄得家徒四壁,他只好靠着亲戚朋友接济一口粮食勉强度日了。

秀才有一支祖传下来的毛笔,这毛笔看着与普通毛笔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啥特殊的地方,而且用起来并不是那么顺手,感觉还有点儿沉重。又由于用的时间久了,毛笔尖儿上的毫毛都快被磨秃,写出的字儿“枯”笔成分很多。这秀才也很纳闷:祖上有那么多的好东西,为啥单单把这“秃毛笔”当成传家宝而世世代代传下来呢?并且老爷子在临咽气时还特意告诉我:有了这支笔可以让我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有钱有势。他再次拿过毛笔来,“细致巴叶儿”地翻过来调过去地瞅了一通,这支毛笔真的是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啊。秀才坚信父亲不会骗他,因此,虽然感觉用这支毛笔写字的时候并不舒服,但仍然没有把它扔掉。

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虽然自己依旧寒窗苦读,仍没能如愿地中个进士、考取个功名来,并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屡次名落孙山,眼瞅着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仍是一名落破秀才。俗话说:人过三十天过午。秀才很是着急,但也很无奈。在生活上,平常的时候,亲戚们的帮衬也只能是管得了一茶一酒,但是,管不了天长日久。

在一个天寒地冻的隆冬时节,屋外飘着雪花,寒风把窗户纸吹得“呜呜”直响。秀才独自坐在破屋子里看书,肚子里的老肠子、老肚子便不停地打起架来,哆哆嗦嗦的手握着这支秃毛笔,自己开始生闷气,自言自语道:“祖上们啊!你们为什么要欺骗我呢?难道你们所说的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就是这么个破秀才吗?我天天拿着个破笔,心里觉着象个‘宝贝疙瘩'似的,不能保佑我发财,又不能保佑我当官,我还要你何用啊?”想到这里,极度愤怒的秀才恶狠狠地把那支秃毛笔扔进了火炉中。

笔杆是木头做的,进了火炉后,很快就着火烧成了灰。突然,奇怪的事儿发生了,炉火中出现了许多闪闪发光的东西,秀才赶紧把把炉火熄灭,将炉灰中的东西全部拨拉出来仔细观瞧,原来,笔杆中装的是一粒粒世间珍稀的宝物,每一粒都价值连城。秀才一见,乐坏了,乐得“蹬蹬扎扎”的,真的是瘸子跳高——忒(腿)好了。拿着这些宝物高兴地大声喊道:“苍天啊!大地啊!先祖啊!我这落地秀才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啦。”

珍宝到手,如饭到口,他先到一家珠宝铺兼营典当铺里试当,摸摸底儿,毛笔里的宝贝到底能值多少钱,结果颗颗都是无价之宝,当时就卖了几颗,得了很多银子,有了银子,他先是结结实实吃了顿饱饭。随后为了报答亲友们多年的照顾,把他们请到家里又“暴撮”了好几顿。

破落的秀才一夜之间陡富起来,就象穷要饭的捡到了“狗头金”一样,摇身一变成了本地的大富翁。

他拿出一小部分钱盖了好多房屋,又娶了六房妻妾,雇了无数的丫鬟、婆子、仆人,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服日子。出入八抬大轿,吃的是山珍海味。鸡鸭鱼肉吃腻了,还想吃天鹅肉;绫罗绸缎穿够了,还想穿天上彩虹编织的衣裳,他狂得都想上天了。

实际上他就是一个贪心不足的人,一旦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之后,就开始膨胀出新的心思来,恨不得天下所有的财宝都归自己所有才好。他想:依我现在的实力,呼风唤雨那都不是什么问题,我十几载寒窗苦读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弄个官儿当当吗?如果不当官充其量就是个土财主,生活虽是富裕,但自己的个人地位太低了,不能与当官的相提并论、平起平坐,要想成为上流社会的人物,必须当个官,不能天天跟这些土得掉渣的“土老帽”们混了。

粗谷过不得细碾子,他仔细琢磨了很久之后,终于,他大把花钱,买了个知府的官衔。

自从当上了知府后,朋友也开始多了起来,可以说是门庭若市,人来车往,交往的都是社会名流、上层人物。每天前来拜访的人不计其数。可是,山有高矮,树有大小,满树的叶子不一样的绿,同样的朋友却有不一样的心。朋友中也有给他出坏主意的,每天总有一些不往好道上领的狐朋狗友们跟他嘚咕:“您花了这么多的钱买了这个官,实在是亏得“大发”了,应当想办法把钱赚回来才是啊!”刚开始时,秀才还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俗话说:树搁不住百斧,人搁不住百语。后来,他彻底想通了,放弃了最后的道德底线。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家伙。正印证了那句话:狼毛能变色,狼心改不了。于是,他开始想办法搜刮起老百姓来。

秀才吃出了“买官”的甜头,于是,他又用搜刮来的钱买了个巡抚。当上巡抚之后,他变得更加贪得无厌起来。于是,他管辖的地区的百姓们的生活无异于雪上加霜了,最后,纷纷揭竿而起,占山为匪起兵造反,因为实在是没有活路了。

皇帝知道这个事儿以后,派钦差大臣一调查,原来是由于他这个巡抚肆意欺压百姓造成的。为了平息民愤,皇帝让钦差把他抓起来就地正法了。

临行刑前,秀才仰天长叹:“小小一支笔,凭空降惊喜,秀才变巡抚,到头一场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