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剧本创作完成

作者:杜楠 周磊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8日

雄伟的长城在燕赵大地蜿蜒逶迤,长城沿线的父老乡亲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一段段与长城有关的故事也被记录在史册,其中就包含着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那段惨烈的血泪往事。

3月29日,初春的青龙透着寒意,85岁的汤玉胜和67岁的高宽山又一次翻开那两本辞海般厚重的书册。心绪再次被复杂又浓烈的情绪填满,一页页写满文字的纸张,犹如时光机中的胶片,让发生在长城沿线一幕幕真实、厚重、鲜活的场景再现,又把众人拉进那段交织着痛苦、血泪、奋起、抗争的史海之中。

152万字、50集,从2014年4月起笔到2016年10月第一稿完工,两位从未接触过剧本创作的退休职工克服重重困难,足迹遍布长城沿线各县市,搜集查阅大量史料,剧本《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得以问世。

3月29日,记者在高宽山家里见到了《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的剧本,剧本分为上下两卷,分为5个部分,仅出场人物就有几百个。

剧本用蒙太奇艺术手法刻画展现人物和时代脉络,揭露了1939年至1945年间,日寇在东起山海关九门口,西至张家口赤城独石口长城沿线两侧,制造千里无人区的滔天罪行,再现了无人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英勇斗争的历史画卷。创作《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之前,两人都从未接触过剧本写作。

汤玉胜在县党史办工作多年,带队完成了青龙全部抗战史料的征集,在整理搜集史料中他发现,一段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历史不被公众所熟知,“日本人在长城沿线烧杀抢掠,实施‘三光’政策,制造出千里无人区,1.7万多个村庄被毁、140万民众失去人身自由,70万人失去了生命,被烧光、抢光的财产不计其数。河北省是长城线上无人区的重灾区。”

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汤玉胜迫切地想把这段史实以大众化的传媒手段让更多人知道。2014年,汤玉胜有了写剧本的想法,可他没搞过文学创作,也不会使用电脑,怎么办呢?这时,有人向他推荐了一位税务局退休干部高宽山。高宽山不光电脑玩得溜儿,还多年从事文学创作,目前计划80万字的长篇小说《枯荣》已完成70万字的初稿写作。

高宽山家在祖山镇,离革命老区花厂峪仅隔两道山梁,对当地的无人区有过了解。“老百姓遭受迫害,瘟疫流行,我姥姥、姥爷死于人圈里的瘟疫。”汤玉胜找他,两人一拍即合。高宽山执笔,汤玉胜把多年来搜集的丰富史料和文字的初稿提供给他,两个门外汉边写边商量,完全是摸石头过河。高宽山每写完一部分,汤玉胜再提出修改意见。从2014年4月开始起笔,经历两年多不断修改的创作过程,2016年10月,剧本第一稿完成。两人又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填充资料,最终创作出50集、152万字的剧本。

“这样严肃、沉重的历史题材为基础的创作,必须科学、严谨,才能问心无愧。”作为具体执笔的高宽山坚守这个信条,剧本涉及的省份和直辖市共5个,有25个县,要全部与当地抗战史资料吻合才能最终定稿。

几年间,两人做了大量的核实工作,坐着大客车奔走各地核实史实,到承德、唐山及迁安等地走访,车费、食宿费全部自理。白天时汤玉胜带着高宽山四处奔波,晚上二人在小旅馆栖身。

一些纸质版的资料要去党史研究室或史志办查找,一两次登门找不到人,还得再去。因为资料太珍贵不愿给的,就好言央求。有些“活资料”则需要自己寻找,村镇中那些脸上布满皱纹的年迈老人,挽起袖子、掀开衣服,露出后背上和胳膊上的刀疤,控诉当年日本人惨绝人寰的罪行时,让他们一次次泪目。

把枯燥的、平面的史实资料进行银幕上的艺术创作,不能生搬硬套和堆砌资料,而是根据史料重新进行场景、人物、历史进程和历史事件的艺术再创作,把这些史料文字转换成鲜活、恢宏、生动的画面。剧中人物、武器装备、战争场面、故事脉络都要与史实完全契合。

高宽山说:“比如,日军军官必须用日式南部14式手枪(俗称王八盒子),你要给写成手持德国的驳壳枪,就是天大的国际玩笑。”

高宽山反复观看影视作品中战争题材的作品,研究敌我双方高层、指挥者的战略思维和各个重要战役的攻防作战的特点,以及战略指导方针、战术过程和战术动作的特点和流程。《长征》《延安颂》《解放》《井冈山》等电视剧看了多遍,对一些重要情节了如指掌。那时候,高宽山每天凌晨四五点开始写作,最多时一天写8000多字,直到眼睛酸疼才肯停歇。这对视力损伤非常大,他的老花镜从写作初期的200度变成了如今的500度。

今年汤玉胜85周岁了,他眼中朝气蓬勃的高宽山也67岁了,两个人更觉得时间紧迫,“这完全是抢救性挖掘,没有其他出路和捷径,只有争分夺秒才能在夹缝中取得成功。”高宽山说。

高宽山眉头紧锁,掐指细数。“无人区沿线的25个县,还有一半没走呢。时间不等人,熟知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知情的老人都过世了,还有些老人年高失忆难以回忆过往,必须尽快找到那些知情人,不能让这段珍贵的历史被带到另一个世界去。”

这又是一次长途跋涉,高宽山说,不能再让汤玉胜跟着跑了,他的年龄已经不起长途颠簸,况且比他大3岁的老伴儿还重病在床,需要照顾,未来大量走访核实的工作都得要靠他自己来完成了。

遇到高宽山,汤玉胜越发觉得幸运,“我有心脏病,说不定哪天就走了。”他说,再不用夜不能寐地担心这份坚守后继无人,高宽山会义无反顾地做下去,做到底。两人都希望剧本能早日搬上荧幕,“让这段刻满国人血泪的抗战史尽人皆知,是必须交给历史、后人、先烈和死难同胞的一份答卷。”

令人欣慰的是,经市委宣传部推荐,剧本《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已收入省委宣传部重点文化作品储备项目,这让两人有了新的期待。他们希望在2025年纪念抗战胜利80周年时,《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能像当年的《太行山上》一样作为献礼剧目搬上荧屏,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同时,两位创作者也希望有影视公司能投拍该剧,让这部记录中国人民在千里无人区英勇抗争的电视剧尽快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