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

作者:佚名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9日

春天。北山沟。

山坡上,羊群在绿茵茵的草坡上书写着洁白的诗行。那诗行该是北山沟旖旎风光里一幅色调柔和的油画,匠心独具。

田曦打小患小儿麻痹后遗症,读高中的时候因父亲过世而辍学,当了街头流浪歌手,风餐露宿,穷困潦倒。当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的时候,田曦承包了这条北山沟,干起了养鸡养羊的行当。

这不,田曦正挥着鞭儿一瘸一跛地彳亍在洒满灿烂阳光的山坡上,一边牧羊一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春天旖旎的风光呢。

山麓,茹月身穿蓝衫白裙伫立在突兀的岩石上,聆听着清风弹奏的美妙的和弦。不经意间,她发现田曦春日山中牧羊图欣然不已,驻足眺望。

衫,像一角蓝天;裙,像一朵白云。

风急、雨骤、电闪、雷鸣。

山雨,干扰了“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磁场吸引。

茹月赶忙跑进了小木屋,田曦却在颓圮的篱墙边徘徊。

“进来呀。”茹月低语。

田曦慑懦进了小木屋。

雨依旧哗哗下着,北山沟笼罩在滂沱的大雨里,呈现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你是田曦吧?”茹月没有抬头。

“认识我吗?”田曦反问。

“听我的同事说过你和你的故事。”

“你是?”

“在村小学教书。”

“刚刚调来的大学毕业生。”

“嗯。”

“听说过我什么故事啦?”

“当过歌手,后来从事养殖行业。” 茹月窥觑田曦,“一边养狐狸,一边养鸡,结果狐狸把鸡偷吃了一大半对吗?。”

“鸡死于狐,为天下笑。”田曦窘然。

“或者天下聪明人莫过于糊涂人,或者天下糊涂人莫过于聪明人。”

“聪明,想致富奔小康;糊涂,没读过狐狸和鸡的童话。此乃聪明反被聪明误者也。”

面面相觑,哑然失笑。

风停了,雨住了,云开了,金灿灿的阳光从云层里斜射出来,照在青青的山坡上。山坡格外清新、朗润。

这一天,虽然茹月和田曦是初次相逢,但他们彼此都总觉得有许多话没说完没说够。对于初来乍到的茹月来说,总算是一个诙谐而愉快的周末,一次美丽而温馨的邂逅。对于茹月来说,这是一个与生活不平凡人相处的周末,这是一个与生活强者难能可贵的邂逅。因为茹月知道,田曦是村里第一个成为小康户的,也是第一个盖起新楼房的,更有村里的学校是他一手捐资改建的,人们都称他是村里身残志不残的致富王。这使茹月对田曦刮目相看,油然而生敬意。

晚上,茹月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田曦那瘦小的身躯,坚毅的目光总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周末了。吃过早饭,茹月鬼使神差般又去了北山沟,远远地看见了田曦走了过去。

“我还知道关于你后来的故事。”茹月瞥了田曦一眼。

“还是狐狸偷鸡的故事吗?”

“你就是那个狡猾的狐狸,人家是在说你致富的事儿呢。”茹月微露嗔容。

“只是大街得信小街传罢了。”田曦若无其事似的。

“你既是君子又是伪君子。”

“那我可是兼具双重主题的人物啊。”

“不打仗了。说真的,一个残疾人能够成为致富王可实在是不容易啊。”

“改革春风吹遍大地,祖国处处致富之花竞相开放,都赶上党的政策好。”

“不光是致富之花,你可要知道致富之花与爱情之花可是姊妹花啊。”茹月之言为故事的后来发展有意埋下了伏笔。

田曦对茹月所言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抬头不解地看着茹

月。

正此时,茹月也在看着田曦。对视,茹月的腮颊泛出绯红

像天边烂漫的朝霞。

茹月和田曦载笑载言到了半山腰的一泓石潭边。

茹月站在田曦身旁,凝视着潭水,左手捋着腮边的一缕秀发,右脚尖以脚跟为圆心脚长为半径缓缓地画着一段不很长的弧,在她心海里构筑着彩虹似的梦。

“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快乐的游来游去。”茹月的眸子里闪烁着秋水般清澈的光芒,吟咏起了裴多菲《我愿意是急流》的诗节。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田曦亦兴致盎然吟咏起了徐志摩《再别康桥》的诗节。

“徐志摩和林徽因曾经在康桥恬静的柔波旁热情相拥,又在康桥沉默的夜色中依依挥别。是康桥,让他们有了一次终生难忘的美丽的相逢。”茹月注视着田曦。

“此乃口误。”田曦恍然大悟,人家茹月是在托物言志,而自己却只是在触景生情。

“在回避我吗?其实我发现了,你就是我一生寻找的偶像。”茹月认真地说,“我会一直期待着‘你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快乐的游来游去。’”

“你是大学生,可我是老百姓,门不当户不对。”

“世俗观念,婚姻与身份有必然的关系吗?”

“更何况我是个残疾人,我不能——”

“残疾人就得当一辈子不食人间烟火的苦行僧吗?残疾人就没有爱的权利吗?田曦你要知道茹月这一辈子追求的是生活中的强者,而不是感情上的懦夫。”茹月抢过话题,似乎咄咄逼人。

山谷,格外寂静,仿佛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此时此刻的田曦,心里涌起了酸楚、凄楚、痛楚。他想,或者茹月真的爱他,但他也不能把自己的不幸强加给一个爱他的纯真姑娘。爱也痛不爱也痛,寸中焦虑诚不知所止矣。

情何以堪……

茹月噙着盈盈的泪花下山去了,留给田曦淡淡的无奈与感伤。

树林里,两只蝴蝶翩翩跹跹着缠缠绵绵的“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的《化蝶》的曼舞,一抹香魂一抹泪,诉不尽的凄凉与哀美。

“田曦你给我记住,茹月这一辈子非田曦不嫁,田曦你必须给我做到这一辈子非茹月不娶。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到了山麓,茹月转过身泣不成声地对田曦高声喊。

这声音在山谷中低回,如同阵阵强劲而和煦的东风,吹开了热情奔放的春天里漫山遍野的山花。杜鹃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山茶花,像金灿灿的阳光;山桃花,像烂漫的朝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