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打棒”的文化内涵与艺术特征

作者:张彦东 来源:青龙旅游公众号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9日

“猴打棒”是青龙满族具有地域特色的民间舞蹈,最初参与表演是做为青龙地秧歌的一档,由双人或多人表演,后发展成为一项独立的满族民间舞蹈形式。在表演中,表演者双手各持一只短棒,模仿猴子的行为动作,灵巧机敏,上蹿下跳,你逗我耍,纵、跳、腾、移,独具特色。“猴打棒”的舞蹈动作豪迈粗犷、矫健英武,力度大、难度高,表情夸张且激昂高亢。表演时配上唢呐、鼓、镲、锣等民乐打击乐的伴奏,更显铿锵有力。满族人的粗犷豪迈和猴的诙谐逗趣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猴打棒”刚柔相济、舒展流畅的表演特点,展示了青龙满族儿女与恶劣自然环境作斗争的雄心和魄力,同时也体现了他们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是满族民间艺术瑰宝。其文化内涵与艺术特征可概括为:

一、“猴打棒”传递的吉祥文化

猴子一直被各民族人民喜爱与尊崇,在中国民俗吉祥文化中几乎无处不在。农家炕头上有“护娃猴”、渡口码头上有“护航猴”、拴马桩上有“避瘟猴”,还有贺寿之神“抱桃猴”。“猴”与“侯”同音,人们又把骑马的猴称为“马上封侯”、枫树下挂印的猴称为“封侯挂印”、猴背着猴称为“辈辈封侯”,猴与桃的结合又应了民间谚语“猴桃瑞寿”的寓意。“猴”的吉祥、富贵的象征意义深入人心。

吴承恩的《西游记》塑造了神猴孙悟空的形象。他由石化成猴,拜师后神通广大,会七十二般变化。他闹天宫、闯地府,后来与猪八戒、沙和尚一道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斩妖除魔,历经八十一难,终成正果。神猴孙悟空成了正义的化身、美好的别名。三百多年前的满族先民,由关内来到今天青龙满族自治县西南部长城沿线的深山沟里,受中原文化的影响,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认为孙悟空能够降妖捉怪、除恶扬善、不畏艰辛、战胜一切。他们常年生活于大山深处,开荒、狩猎。初来这片荒芜了300多年的蛮荒之地,经常遭受凶猛野兽的威协,为了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他们扮成孙悟空模样,穿着黄布衣,击打着两只短木棒,敲山震虎,驱魔逐妖。长年累月,逐渐形成了这里独特的击棒降妖、避邪、求平安的民俗活动。每逢年节,人们在屋里土炕上,摆一桌贡品,点燃香火,由两个青年壮汉,身着黄衣,扮成孙悟空的形象,手持两根木棒击打、跳跃,呐喊,脚步踏遍整个屋子,最后翻窗而出,不再回头。

民俗活动中“猴打棒”使用的木棒多为带刺的花椒木棒,青龙满族人认为花椒木是辟邪之物,这种木棒进过的屋子百鬼不侵。除了花椒木棒之外,还有苹果木棒求平安富贵、桃木木棒以逃劫增寿等。正是由于“猴打棒”承载了浓厚的民俗吉祥文化,而越来越被人们喜爱并传承。

二、“猴打棒”展现的仿生元素

仿生源于人类对大自然的崇拜、热爱与欣赏。很多舞蹈形式都融合了大量的仿生元素,是人类从自然的美感之中汲取创作灵感,经过模仿学习并升华与创造的产物。舞蹈文化的产生和发展离不开自然的启迪。我国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华佗就以模仿虎、鹿、熊、猿、鸟等五种动物的动作和神态编创了一套特殊的运动方式——“五禽戏”。可见,人类模仿动物的行为、动作来强健体魄、娱乐身心由来已久。

动物仿生类舞蹈是民俗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它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深刻的文化内涵。通过模仿自然的动物来设计舞蹈动作,刻画舞蹈情节,表现舞蹈内容。“猴打棒”的舞蹈形式就是以模仿自然界中的“猴”,并将其拟人化、性格化。手拿双棒,跳转腾移,或一猴独耍,抓耳挠腮,挤眉弄眼,摘桃盗丹;或二猴相逗,漫头扫腿,上背蹬肩,互耍互逗;或群猴共舞,打打闹闹,击棒而跳,踏步欢呼。翻跟头、打筋斗,形态逼真,惟妙惟肖。动作自然、古朴,带有浓郁的民族特色。随着社会的发展,“猴打棒”舞蹈在服饰装扮、脸谱绘制、肢体动作等方面也有了新的发展,逐渐脱离其原始形态,注入了新的元素,并把满族儿女想要寄寓的情感融入其中。“猴打棒”舞蹈形式所体现的内容是以仿生为题材的,它生动活泼地诠释了舞蹈的主题,带给观众愉悦的审美感受。

三、“猴打棒”彰显的艺术特色

“猴打棒”舞蹈一经产生,就赋予了刚劲有力之美,它动作幅度大,每一拍节都要击棒有声,需表演者身体强健,更适合二十岁以上的中青年男性表演。舞姿造型挺拔豪迈,步伐轻捷洒脱,在击棒中、跳跃中洋溢着满族人的纯朴、热情、勇敢和粗犷,表现了他们开朗豁达的性格和豪放英武的气质,具有强烈的艺术特色。舞蹈步法主要有:蹲跳步、转跳步、别腿步、跑跳步、跨转步、弹跳步、蹁腿步等。棒的打法,在基本打法一击头、二击头、三击头、四击头的基础上,又演变出了转花棒、挑花棒、云手花棒、轮棒、削棒、连环棒等花样打法。近些年,有的表演艺人又把舞蹈、戏剧、武术方面的内容揉合进来,提高了“猴打棒”舞蹈的难度和观赏性。

初期的“猴打棒”表演,无音乐伴奏,以双棒敲击为节,以呐喊声造势,产生了“猴打棒”独特的节奏特点——边舞边击棒,每拍必有声。参与地秧歌表演后,开始用唢呐、锣鼓伴奏,但节奏也比较简单,变化少。直到现在,“猴打棒”舞蹈表演时也保留了原有特点,开始上场无音乐,在小碎步叫棒声中开场,踏步声、击棒声,节奏明快、铿锵有力。音乐以《句句双》、《转灯曲》、《打新春》 、《吵鸭子》等民乐为主调,踏步声、击棒声与锣、鼓、唢呐声,交替变换、呼应成趣。

“猴打棒”舞蹈动作自然古朴、刚劲有力、粗犷豪迈。慢板抒情柔和,快板欢快敏捷,跳跃性强,尤其是原生态“猴打棒”的随意性表现明显,游戏、杂耍融合其间。在表演过程中双棒飞舞,每拍一击,配以猴的动作,形式灵活多样,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猴打棒”注重表演的动作性和击棒的节奏性,以调动身体各个部位为主要动律。表演者纵、跳、腾、移,以各种动作、舞姿和造型来生动地塑造出“美猴王”具体可感的舞蹈形象。

四、“猴打棒”承载的娱乐功能

娱乐是人的身体和精神的需要。三百多年以前,满族先民来到青龙三拨子地区开荒种田,这里山高林密,沟深人稀,野兽出没,为了战胜恶劣自然环境,他们拿起两只短棒,用击棒声吓退野兽,用击棒声传递信息,用击棒、舞棒来游戏,后来又模仿“猴子”姿态,装扮成孙悟空的形象,创造了独特的“猴打棒”棒舞,这是由人们的劳动热情所激起的一种积极、乐观的向上精神。

他们在劳动中,战胜了野兽,战胜了恶劣自然条件,他们认为自已就像孙悟空一样,能战胜一切。这种模仿,表现了人们在劳动过程中获得生活资料之后的欢乐心情。对美好生活的幻想以及劳动经过的再现,就是人们进行自身娱乐的方式。由于先民们居住在大山深处,与外界隔绝,常年耕作,异常艰苦。这种境况让他们只得自娱自乐,使经受繁重劳动之后的身体得到放松,在精神上得到安慰。

除了自娱外,“猴打棒”也有了娱人的作用,娱人就是在视觉上、感觉上给外界观众的满足,能吸引观众,引起共鸣。“猴打棒”最初表演是参与更早形成的青龙地秧歌中,做为地秧歌的一档,参加地区花会比赛,由于扮相吉祥、表演诙谐,逐渐被广大群众认可,以至后来“无猴不成会”。动作粗犷、动律流畅、体现了满族儿女勤劳、勇敢、奋发向上的性格特征。

如今的猴打棒,在几代表演艺人的努力下,更是不拘泥于简单的模仿,充分发挥想象力,与唢呐、锣、鼓等有机结合,赋予了完整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在各级各类文艺展演中屡获殊荣,1997年,代表优秀民间原生态舞蹈,被选送到美国参加文化交流。青龙满族民间舞蹈“猴打棒”正以矫健的步伐走出大山,走向世界,给更多人以视觉和听觉上的无限美感。